蓝众律所您值得信赖的商业伙伴
联系我们加入收藏
1.jpg
和谐劳动关系

单方变更劳动合同,可不行

一、案情介绍

2013年3月1日顾某至X公司从事厨师工作,入职时签过一份劳动合同,之后未再签过,工资每年调整,离职前每月工资4,400元。X公司每月20日发放上月工资,2013年7月前以现金形式发放,2013年7月起以银行转账形式发放。

2018年5月31日店长口头告知顾某,因公司效益不好,明天不要来上班了。顾某最后工作至2018年5月31日,工资结算至该日,X公司未为顾某办理过招退工备案登记手续。顾某认为X公司系违法解除,应支付赔偿金。

2018年7月9日顾某申请仲裁,要求X公司支付解除劳动合同的赔偿金2,200元。仲裁裁决:对顾某的请求不予支持。顾某不服该裁决,向法院提起诉讼。


二、举证质证

原告(顾某)提供证据

1、《通告-2018年6月20日》照片打印件
顾某提交此项证据欲证明X公司于停止营业前两个月分批与员工解除劳动关系。内容为:“至尊敬的客户:本餐厅因房租到期,于2018年6月28日起停止营业。如有相关事宜,请与我司联系。如有不便,敬请谅解!联系电话:021-XXXXXXXX上海漕虹X餐饮管理有限公司”。

X公司表示,顾某于2013年7月开始在公司工作,2016年1月起劳动关系转入南京F餐饮企业管理有限公司,由F公司派遣至X公司工作,由X公司代发工资。顾某系自行辞职,故X公司无需支付违法解除劳动合同的赔偿金。

顾某称,从未听说过南京F公司,从未与南京F公司签订过劳动合同、建立劳动关系,X公司从未在上海为顾某缴纳过社会保险费,不清楚是否在南京缴纳过。


被告(X公司)提供证据

1、《南京F餐饮企业管理有限公司2018年5月社保费明细》,人员名单中包括顾某;
2、《漕虹店2018年5月份员工宿舍水费明细》,显示:“……部门出品部姓名顾某,金额20,备注辞职……”
3、《漕虹店2018年5月份F餐饮工资明细》,人员名单中包括顾某;
4、开票日期为2018年6月19日的上海增值税专用发票3张,销售方为“南京F餐饮企业管理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购买方为X公司,“货物或应税劳务、服务名称”栏内容分别为:“*劳务*劳务服务费”、“*劳务*劳务费-工资”;
5、2018年1月5日至6月21日X公司与F公司间的银行存款交易明细,显示摘要为“5月份费用”、“4月份工资”、“劳务费-工资”、“劳务费”、“5月份劳务费”等。

证据1-5共同证明2016年1月起顾某的劳动关系转入南京F公司,由南京F公司派遣顾某至X公司工作,X公司向南京F公司支付劳务费,并代南京F公司发放工资。


三、法院观点

采证意见:

对顾某提交的证据,因仅为《通告》照片,内容无法证明X公司于2018年5月31日口头辞退顾某,且顾某自述拍摄于解除以后,故对该证据不予确认。

对X公司提交的证据1-3,因系其单方制作,在顾某对真实性有异议的情况下,法院不予确认;

对证据4、5,因顾某对真实性无异议,法院对真实性予以确认。

法院认为:

X公司主张2016年1月起顾某的劳动关系转入南京F公司,但顾某的工作地点不变,工作内容不变,X公司仍每月向顾某支付工资,仅凭两公司的劳务费转账记录及2016年1月起顾某银行交易明细中的交易摘要,并不足以证明2016年1月起顾某与南京F公司建立了劳动关系,故对X公司的主张不予采信,确认双方2016年1月起仍存在劳动关系。

顾某主张X公司于2018年5月31日口头解除劳动关系,但未就此提供证据予以证明,在X公司否认的情况下,法院对该主张不予采信。顾某要求X公司支付违法解除劳动合同的赔偿金,于法无据,不予支持。


四、蓝众评析

劳动合同作为劳资双方确定各方权利义务的正式文本,具有约束双方行为的法律效力。变更劳动合同约定的内容需经双方协商一致并采用书面形式予以固定。上文案例中X公司未经顾某同意单方“变更”劳动合同的行为无效,经法院判定不构成对双方劳动关系的任何实质影响。

公司在人事管理中为提升管理层次,应借助品牌人力服务公司和专业劳动法律师的力量,积极询问和听取他们的意见,以此优化资源结构、控制成本支出。

上一篇 : 劳动者违反忠实义务的认定及责任